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诗词大全

从班长到教员的“进阶之路”

2022年01月12日 23:06:0361420

从班长到教员的“进阶之路”

陆军首期士官教员培训班学员顺利毕业。

从班长到教员的“进阶之路”

教员崔亮(左)示范讲解授课基本功。

从班长到教员的“进阶之路”

士官教员宋志涛在试讲。

一句话讲完,粉笔正好在黑板上画上一个句点。宋志涛转身、立正,迎接大家的目光。

讲台下,听课的“学员”开始各抒己见。有的不吝点赞:“教学思路清晰、课件精致美观。”有的直言不讳:“我认为他的教学表述过于简单,针对难点问题缺乏深入剖析……”

这是一堂实践课。不久前,宋志涛被选为士官教员。此刻,他正在参加任职前的专项培训,第一次走上讲台试讲。面对教员和同学们犀利的点评,宋志涛一边点头,一边快速记录,额头渗出了汗滴。

去年底,来自陆军10所院校23个校区和基地的93名士官教员走进陆军装甲兵学院士官学校,开始为期3个月的岗前培训。

与宋志涛一样,93名士官教员在这里加钢淬火,完成从“做”到“教”、从“兵”到“师”的转变。

走上新岗位,不是“归零”,而是“进阶”

刚来到培训班时,上士袁鹏磊有些吃惊――

不同于以往同批学员大多年龄相仿、职级相当的各类培训,袁鹏磊发现,这批同学年龄跨度大,既有1982年出生的二级军士长,也有1999年出生的下士。

翻看他们的简历,个个身怀绝技、名头响亮。康坤,反坦克导弹维修高级技师、反坦克导弹检测高级技师;范全利,全军无人机操作骨干比武第一名;王海声,国际军事比赛军事五项第一……

袁鹏磊是一名基层卫生员。今年,他被选调到陆军军医大学士官学校,即将成为一名士官教员。

对此,袁鹏磊感到一丝恐慌:如果说动手实际操作,他可以按照规范,流利顺畅地完成一整套动作,但动嘴皮子讲理论,他真是“茶壶里煮饺子――肚里有货倒不出”。

同样感到担忧的,还有四级军士长宋俊喃。成为陆军工程大学工程训练基地的士官教员后,他的课往往需要将室内理论课与室外实践课相结合。

“室内讲装备操作还是有难度,在没有实物对照的情况下,需要充分调动和发掘学员的想象力和思维力……”即将走上讲台,宋俊喃困惑不已:理论课到底该怎么讲?

其实,不只是他们自己有着各种各样的顾虑。提到“士官教员”,一些院校教员和学员也会在心里打个问号――“他们能行吗?”

“当然能行!”陆军装甲兵学院士官学校教学团队组长张永萍对此保持乐观。他认为,随着军队院校调整改革深入推进,越来越多的士官教员走上教学岗位是大势所趋。他们擅长组训管理、精通装备操作,是各个领域的“行家里手”。如果能够把自身所学充分应用到教学中,他们必然成长为院校教育队伍中的一支新兴力量。

张永萍注意到,大家对士官教员的担心主要有这些方面:学历层次普遍不高,理论功底相对欠缺,从教方法不够系统,语言表达还需规范……

“打通‘做’与‘教’的最后一公里,让他们能够把一身本领讲出来、传下去,是我们的职责。”为此,张永萍带着一群有着30多年教龄的老教员共同拟制了课程计划,帮助士官教员夯实教学理论基础,打好教书育人基本功。

“走上新岗位,不是‘归零’,而是‘进阶’。”接受专业的从教培训,这群士官教员格外兴奋。看着满满的课程安排,他们明白,要当好学员的“兵教头”,还需下一番苦功夫。

教学是一种艺术,教员是要当“工匠”的人

第一次站上讲台,袁鹏磊紧张得手心直冒汗。

那一次,教员要求他们每人自主选题,进行5分钟课堂设计和20分钟微课展示。袁鹏磊进行了充分的准备,可在实际讲授过程中还是卡壳了好几次。

“以往都是在训练场上对照武器装备教徒弟,现在站在讲台上总有一种不太适应的感觉。”袁鹏磊说。

教案应该怎样写?课堂应该怎样设计?

《教学设计理论与应用》《教学基本技能》《分队组训基础》……教学团队精心设计,教员们细细传授“讲、演、写、画、态”的教学基本方法,帮助士官教员理清课程设计各环节的逻辑链路,使碎片化教学逐渐体系化。

这样的过程,让士官教员们感受到耳目一新的教学体验。为了练出亲切自然的教姿教态、写出简洁明了的板书、独立完成授课PPT,他们反复琢磨学习。

“在培训中,我不断尝试用教员的视角来看待课堂,不再是被动地学习知识,在课上有意识地揣摩教员的一言一语、一举一动。”经过军容镜前,上士宋志涛时常停下来,整理着装的同时,对着镜子模仿教员的动作、表情、语气。

试讲时,宋志涛讲授的课目是《95式自动步枪瞄准方法》,由浅入深,清晰明了,朗朗上口。他之前带着家乡口音的普通话,在坚持练习后,已经愈发标准。

宋俊喃自从学习了教员张雪鑫的板书结构口诀,反复揣摩执笔、运笔姿势,反复在心里默念“上紧下松、左收右放”,练出了一手漂亮的粉笔字。实践课上,他把黑板搬到室外,学员们既可以从板书中回顾理论课要点,还可以对照规范的装备构造图加深理解。

陆军工程大学通信士官学校士官教员陈永顺找到了一个既简洁又讨巧的方法――既然每堂课都是被精心设计过的,那就把授课内容以思维导图的形式总结出来,分享给大家,同时收集反馈意见。“这既是总结,也是互动。”他说。

“教学是一门艺术,教员是要当‘工匠’的人。”学习交流会上,士官教员们分享着自己的授课体会。

随着培训不断深入,原本话不多的袁鹏磊渐渐悟出了真谛,他在教学设计时博采众长,善用“兵言兵语”,课堂结构层次分明、重点突出。

课业考核中,袁鹏磊结合自己亲身经历制作了教案《单杠二练习》,授课时落落大方、娓娓道来,获得广泛好评。

从班长到教员,改变的不只是称谓

隆冬的训练场,寒风凛冽。身着迷彩服的士官教员整齐列队、身姿挺拔。

“下面,我给大家示范一下在400米障碍中攀越高墙的动作要领。”话音刚落,士官教员王海声迅速冲至高墙前,左脚用力蹬地起跳,右腿屈膝上抬,脚掌向下猛蹬,两手借身体向上的冲力攀住高墙上沿,随即身体上翻。动作连贯,一气呵成。

王海声来自陆军炮兵防空兵学院军事体育教研室。作为国家级运动员被直招引进的他,成为一名士官教员,参与学员基础体能教学培训。

即使有着丰富的训练经历,刚开始教学时,王海声收到的反馈并不好,有学员直言:“感觉在学比赛技巧。”

这件事一直困扰着他。集训时,老教员崔亮提醒王海声:“训练功底好是基础,但你现在面对的不是运动员,是未来的指战员,教学必须更加贴近实战要求!”

一语惊醒梦中人。打破以往竞技体育的思维模式,王海声尝试在组织训练时设置特定情景。发动突袭、战场救护、警戒防御、通过障碍……被他灵活“揉”进军体课程设计中。

“无论运动员、教练员,当了教员之后,肩上的责任成倍增加,需要考虑的方面也更多了。”四级军士长马磊武说。

马磊武曾是部队教练骨干,在轻武器射击和班排战术的训练中,他喜欢和学兵面对面,直接指出他们的不当操作,并现场示范教学。

“当时有个学兵在操作某型步枪时,枪托抵肩的位置不对,我就会抵着我的肩窝和他的肩窝,让他感受位置。” 马磊武坦言,成为陆军装甲兵学院士官教员后,他需要从人体构造图讲肩窝的位置。

与马磊武一样,当“做”与“教”的链路被一点点打通,他们惊讶地发现:以往部队里“师傅带徒弟”“口口相传、手手相授”的带教模式,与如今军校教育中理论化、体系化的教学模式大相径庭,现实情况对他们提出了更高要求。

为了适应这个变化,士官教员们不断探寻着自己的方案――

上士孙宏波,面对有限的条件,用纸板自制枪栓教具,课堂效果更加直观新颖;上士赵强自制示教板,将看不见摸不着的通信帽内部结构清楚呈现;上士周海啸用勾股定理讲解队列指挥员下“左转弯”口令后该向左前方行进几步,有依有据、简洁明了……

可喜的是,面对教学新挑战,士官教员们迎难而上,也给他们自己带来了思维模式和能力体系的重塑。“士官+教员”的身份重叠,让他们学会从不同的视角看问题,教学相长,实现了“1+1>2”的效果。

“从班长到教员,改变的不只是称谓。”马磊武说,他已经做好准备,在军校课堂上与学员们如约相见。(刘敏、张凯、周倩如)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