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经典语句

清明上坟:娘,原先热热闹闹的一家人,怎么说散就散啦

2022年04月12日 11:10:32144770
  原标题:清明上坟:娘原先热热闹闹的一家人怎么说散就散啦   (故事)清明上坟:娘,原先热热闹闹的一家人,怎么说散就散啦   80年代,黑龙江农垦建设兵团金沙农场二十连,发小的姥姥,老孔太太家炸庙了!老孔太太的三姑娘和三儿媳妇又干起来了!也就是发小的三姨和三舅妈撕吧起来了!缘由为了就是为了争一间小屋子的居住权。   三舅妈成秀娥结婚刚进门,就吃了三姨的厉害!发小三姨是村里的有名的彪子。彪子的意思就是虎!农村悍妇!   三彪子(三姨的第二个外号三猴子)撕扯着三舅妈成秀娥的头发,三舅妈虽然是个文化人,也毫不示弱,薅着三彪子的棉裤腰,两个女人像两头倔强的驴子,在院子里倔强的僵持着。   老孔太太家的整个院子被左邻右舍围着满满登登,有顽皮的娃娃和二流子爬到了树上观赏。   要知道,那个年代没有任何娱乐项目,没有网络,没有直播,二十连的老百姓围着老孔太太家院子看两个婆娘厮打,成了连队里排名第二的娱乐项目。   排在第一的,当属是连队大礼堂放的露天电影。可露天电影也是一个月放一次。不如,老孔太太家热闹,两个婆娘三天不打,两天早早的!   现场直播婆娘打架的频率,不亚于现在的网红主播。连队里知名八卦娱记叫大嘴巴,大嘴巴子撸了撸两个套袖,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吧嗒嘴:啧啧啧!这两个跋扈又开始了!真不能让你娘省心!   这次,怎么没有水舀子,怎么没有菜刀!大嘴巴子明显看热闹的,不嫌弃事情大。   院子里的婆娘战役,把屋里睡觉的老孔太太惊醒了。   老孔太太颤颤巍巍地杵着拐棍,咳咳的,从里屋晃悠出来:啧啧啧!恁看看!还翻了天,你两个后生这是揍啥!给俺撒开!   娘!她和我抢屋子!三姨先发制人。   娘,俺刚结婚,俺要住那个小屋儿!三舅妈虽然是老孔家族的新人,但也不甘心示弱。   老孔太太双手拄着拐,杵着地面直冒烟儿:你这个三猴子!你还没结婚,就让你三嫂子住着去呗!和嫂子争,不丢人吗!老孔太太一个拐棍打在了三猴子的屁股上。   要知道,那个年代未出嫁的姑娘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亲娘打屁股是何等的羞耻……   娘,你凭啥总是偏向着她!三猴子松开手,眼泪飞溅:是不是因为她有点文化水,你就不认俺这个三姑娘了,明天我也找个文化人儿嫁了!   三舅妈秀娥乐呵呵地,拾掇了一下自己被对方薅成鸡窝的头发,马上上去搀扶着老太太进屋:娘,俺一会就搬行李住过去,娘,今晚俺给你煮骨头汤,俺刚刚发了工分儿!   老孔太太颠簸着小裹脚,一耸达秀娥:恁看看,你就不能让着她点,她再怎么也是你……   秀娥,连队小学的教员,三猴子,连队生产队开工分儿的职工。两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婆娘,一个性子比一个倔强。自从成秀搬进了老孔家,就没有消停过。   第二天早上,谁偷了我的雪花膏了!成秀扯着脖子在院子里喊。三猴子正在鸡窝里捡鸡蛋:啧啧啧!谁稀罕你那个破玩意儿!   老孔家一共5个儿子,3个姑娘,基本都成家了,也都分出去单过了,都在外村。三猴子是老姑娘,没成家和老孔太太住一起。   三猴子的三哥哥去世了,三嫂子索性搬过来和老太太一起住,相互有个照应。   三哥也是老师,忽然去世,这一点,让三猴子对这个三嫂子心生嫉恨:一个妇道人家,连丈夫都伺候不好,还过来占老太太的便宜!   三儿子的去世,成了老孔太太心中的痛,两个婆娘即便怎么撕扯,相互谩骂,也从来不提老三的事情,怕老太太难过。   三猴子端着土篮子在鸡窝捡鸡蛋,一边念叨:这老母鸡是俺自己养的,鸡蛋就得俺和俺娘吃!   什么!成秀直接从屋里窜了出来,冲进鸡窝,一把薅着土篮子:凭啥,俺还买的鸡饲料!   你愿意!   那就谁也别吃!成秀一把把土篮子拽到了地上,鸡蛋破碎了一地。   三猴子哪里受得了这个窝囊气:你这个狐狸精,看我今天不撕烂你!   两人向来就是点火就着!直播打架不分场合和地点,直接在鸡窝里开战啦!害得连队那几个好卖单儿的婆娘,只能扒着杖子看,哈腰,瞪大眼睛往里瞅。   要说这几个婆娘看直播,也有一定的风险,还得随时躲闪着老母鸡,别让老孔家的老母鸡叨着自己的眼睛!   成秀依然选择自己习惯的方式,薅着对方稀松的棉裤腰,三猴子手臂短,薅成秀娥的头发,怎么也薅不到,憋得自己满脸通红:娘! 娘!   这时候,老太太从门外串门子刚好回来,就和什么事情没看到一样,径直的进屋。   娘,救救俺!俺败了下风!   老太太颠簸着小裹脚,折了回来,拿着拐棍一拐棍直接打在了三猴子的屁股上:你这个猴子,打仗就打仗呗,怎么把鸡蛋打了!   三猴子眼泪飞溅:娘,娘,你又向着她,这是她打的!   打就打了!几个鸡蛋值几个钱!   娘!三猴子直接放挺儿,撒手蹲在地上哭号了起来:明天清明,俺寻思给俺哥哥上坟哩!   三猴子哭号出这句话,就后悔了。   只见老太太忽然沉默了,一个人一言不发的倔达倔达回屋了。一晚上老太太没下地,也没吃东西。   成秀对着三猴子吼:你看看,你做的好事!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成秀和三猴子一起起床,这是她俩第一次友好和默契。一个去看自己的丈夫,一个去看自己的哥哥。两人捻手捻脚,怕吵醒老太太。   站住!老孔太太早已经起来了,端坐在炕上,桌子上摆着几个鸡蛋:把这个给你哥哥带上!   娘!三猴子飚着泪:娘,俺给俺哥哥攒了一筐呢,俺都给带去!   你懂个屁!你哥哥愿意吃那红皮的鸡蛋!俺这是攒了两个月的,就攒了这么几个!上你哥哥的坟头上,多磕几个响头!   嗯!娘!   秀啊,来!这是大生子最稀罕的一件的确良!你拿着放着吧,放在俺这,俺看着难受!老孔太太眼泪噼里啪啦地砸在了炕席上。   娘!成秀趴在婆婆的肩膀上,眼泪四溅。   苦了你啊,秀……   娘!娘!   大生子的坟头上,三猴子挎着满满一筐的鸡蛋:哥,你走的那几年,咱家穷,现在你管够吃……话没说完,三猴子就扑在了哥哥的坟头上,捶打着坟头:哥!哥!当初,我不让你教书,你偏偏听一个外人的,你今天把命根子搭上了吧!   成秀满脸通红,知道三猴子又是在责怪自己。   三猴子为啥对三嫂子这么大的怨恨!就因为成秀在学校当老师,那时候大生子在连队食堂,后来学校忙不开,成秀和学校争取了个名额,把大生子调到学校去,给孩子们做午饭。   大生子多少有点文化,平时还能给孩子们看自习。   一次下暴雨,学校的两个孩子发高烧,连队没有抢救的条件,大生子连夜赶马车给孩子送去县城医院。半路上马车翻了,大生子把两个孩子扔上去,自己掉进了山崖。   本来应该是成秀的职责,可哥哥大生子承担了这一切!那时候成秀和大生子还没结婚,成秀还没过门子!   这就是为什么成秀结婚的时候,一个人扛着被子直接住进了婆婆家的原因。   三猴子对这个三嫂子又恨又怜!恨得是,她不该让自己哥哥那个晚上去……怜悯的是,哥哥没了,三嫂子依然选择进家门……   成秀把婆婆准备的几个红皮鸡蛋,一一的摆在坟头的供台上:淑芬啊(三猴子的大名),俺何曾不想替你哥哥去死!俺活在世上自己不遭罪吗!   清明过后,老太太的状态一天不如一天了。   其实大家都知道,老太太一直是在心里扛着丧子之痛,从来不言语。可,这谁又能替代呢!   老太太走的时候,把三猴子叫到了炕沿:淑芬,我死以后,你别和你嫂子治气了,她一个人也不容易。你三嫂在世上连个亲人也没有,我死以后,她更是……你这个小姑子以后要……还有……你要叮嘱她,自己要寻……   料理完后事,三猴子直接和嫂子翻了脸:咱娘说了,她死后,你必须出这个家门!三猴子把成秀的洗头膏、脸盆和被褥直接给撇到了当院子!   淑芬啊!你让我一个人上哪里去啊!成秀一下子瘫在了院子里。   我不管!从今天开始,你和我们老孔家没关系了,咱娘活着的时候,我还认你这个三嫂!咱娘现在没了,你理应搬出家门!别想赖在咱家占便宜!丧门星,你再也别回这个家!   成秀捶打着自己的铺盖:淑芬啊,俺求求你把那张相框给俺,俺也算没白进你家门!   不行!俺哥哥和俺娘就这一张!你走吧!   成秀搬着自己行李,一步一挪的离开了老孔家,住进了学校宿舍。半夜,淑芬搂着娘的被子:娘!俺给她赶出去家门,让她自己寻……俺怎么这么不是滋味呢!   过年,淑芬托人把成秀喊到了家里。   自从哥哥去世后,淑芬从来不去学校,也从来不叫一句三嫂:成秀,你吃一顿饺子吧,吃完了,过几天,我也要出去打工了。   成秀低着头不言语,一个个吃。淑芬去外屋地给成秀端了一碗饺子汤,然后小声的嘟囔了一句:三嫂,你喝完饺子汤吧。   三猴子声音虽然小的可怜,还是被成秀听得真亮儿的!   成秀眼泪噼里啪啦的砸进了饺子汤,这是淑芬好多年……自从自己进老孔家门,这是三猴子第一次喊嫂子。成秀最后控制不住了,直接趴在桌子上哭嚎,哭得浑身颤抖。   你这个狐狸精,你哭啥子!你哭,俺也不得劲儿!   淑芬眼泪噼里啪啦的:这是咱娘给你留的大皮箱,说哪天你要是嫁人使,还有,这张相片还是你拿着吧,俺出门打工带着身边不方便,俺和你先说好,哪天俺回来还要……   嗯……三妹子!   大雪飘飘,就像两个婆娘打架,老孔太太家鸡窝里被惊厥母鸡的鸡毛,肆意飞溅!   只不过,柔柔的,飘落下来,暖暖的,铺满了整个院子。淑芬背着自己的铺盖和水壶,转身再一次看看自己几十年的院子……   和三嫂子死命的厮打,娘拿着拐棍出来打自己的脊梁,棉裤腰被那个狐狸精拽了下来,自己耸着棉裤腰,接着战斗……   淑芬苦笑一下,然后转身要出门。忽然想起来什么,淑芬钻进了鸡窝,手拼命的往里面够,淑芬拿出来一瓶子崭新,没开封的雪花膏!   这是三嫂子那时候新买的,自己妒忌,恶作剧给藏了起来,三嫂子找了半个月,骂了好几天。   淑芬把雪花膏紧紧地搂在怀里,眼泪飞溅:你这个狐狸精,就知道臭美,也不给俺找个……   多年后,成秀再婚,和连队学校的一个老师,也是丧偶的。淑芬半夜搭乘马车回来,人家已经散席了。   淑芬沮丧的背着行李回到老房子,点起了火炕:娘啊……凭啥啊,俺就是上门要口饭吃……淑芬火急寥寥的冲进了成秀新家的大院子:俺上你家要口饭吃!   成秀窜出来,一把搂着淑芬的肩膀,嗷嗷的哭嚎起来:俺三妹子,你咋才来呢!俺以为你不来呢!呜呜!   大喜之日,俺能放过你!   之后每年的清明,淑芬都会回来给娘和哥哥上坟。   每次去上坟的时候,淑芬都会看到哥哥的坟头上摆着几个红皮鸡蛋。娘的坟头上摆着几个国光苹果。   你这个狐狸精!俺伺候俺娘几十年了,俺都忘记了俺娘愿意吃苹果,俺还赶不上你一个外姓人哩!淑芬鼻涕直流,眼泪四溅:娘,咱们原先热热闹闹的一家人,怎么说散就散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