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诗词大全

黑作坊豆腐皮堆地上 销往麻辣烫店和凉菜摊(图)

2022年04月16日 09:34:32422090
  小狗在豆腐皮上嗅来嗅去   豆粕直接扔在地上   黑作坊豆腐皮堆地上   卖给麻辣烫店和做凉菜的   雷人说法:   发现“落日黄”和“柠檬黄”   干什么用的?老板支支吾吾答不出来,最后指着地上的小狗说:“是给它洗澡用的!”   女老板抢账本   女老板突然冲上前去,抢夺笔记本,“你看这个干啥,我练字用的,快还给我!”   第三家加工点机器停止运转   面对执法人员,老板的说法是“我们今天没生产。”“这机器怎么还烫手呢?”执法人员问。“烧水喝!”老板说。“三台机器都开着,你一天得喝多少壶水!”执法人员说。   近日,本报接到一报料人电话,称他最近发现一家豆腐皮黑加工点,用豆粕做成的。   豆粕是大豆提取豆油后得到的一种副产品,是制作牲畜与家禽饲料的主要原料,大约85%的豆粕被用于家禽和猪的饲养。   豆腐皮   堆放在地上,小狗不停地在上面嗅来嗅去   11月18日,在报料人的指引下,记者找到了这家位于长春市宽城区一配货站里的加工点。   在配货站西北角一处不显眼的小屋里,木板拼接的大门上用黑色的笔写着“豆皮批发在这里”。   进入加工点,一股浓烈的豆饼味扑鼻而来,大量用编织袋装着的豆粕就随意扔在地上。   记者随手抓起一把豆粕,金黄色碎片状,加工点一工人说,这些豆粕就是用来制作豆腐皮的原料,把豆粕磨碎放入机器中,加热膨化就可以了。   磨制豆粕的机器上面落满了灰尘,用来装豆粕的袋子就是普通的麻袋,磨完的豆粕都被裸露着盛放在了一个木质的槽子里。磨好的豆粕里还插着一个上了锈的铁锹。   旁边用来加热的几个煤气罐上面也都是灰尘和油污,这些豆粕是怎么被加工成豆腐皮的呢?   走进旁边的一个房间里,答案揭晓了。   穿过外屋走进里面的一个小屋里,墙面乌黑遍布黑斑,三台发黑的机器发出轰隆隆声,磨碎的豆粕被放到机器里,经过加水加热,从机器的一个圆形出口里,正往外“吐”黄灿灿的绳状豆腐皮,工人也不用器皿装着,豆腐皮就直接堆放在地上。   此时,加工点工人饲养的一只小狗不停地在豆腐皮上嗅来嗅去,在地面上的几堆豆腐皮之间来回穿梭。   销路   我们销售给做凉菜的和制作麻辣烫的店铺   记者扮成买家与加工点老板讨价还价。   记者:豆腐皮不是用豆浆熬的吗?   老板:我们那里就是这么做。   记者:你们那里是哪里啊?   老板:我们是从安徽来的。   记者:在这干多长时间了?   老板:两年多了。   记者:这豆腐皮咋吃啊?   老板:回去用水泡泡,跟鲜的一个味儿,或者炒着吃,拌凉菜也行。   记者:这豆腐皮是往火锅里面下的吗?   老板:不是,火锅店一般不用这东西,我们的豆腐皮一般都销售给做凉菜的和制作麻辣烫的店铺。   记者:咋卖的呀?   老板:3块钱一斤。   记者:不能便宜点吗?   老板:2.5元给你好了,要多少?   惊人   同一配货站还暗藏另外两家加工点   因为记者要的货物多,加工点工人带着记者来到门外面的仓库。所谓的仓库就是用木板搭建的简易棚子。仓库里,加工好的豆腐皮装在分辨不出颜色的编织袋里,直接扔在地面上,一旁还堆放着大量的没有加工的豆粕。   记者:这(豆腐皮)不都冻了吗?   工人:就是冻了也没事,回家用水泡一下就行。但是你别泡时间长了。   记者以豆腐皮冻了为由离开。工人说,配货站里还有两家,可以到其他家比较一下。   在配货站北侧的一间平房内,也是一个同样的豆腐皮加工点,一名中年女子正在将地面上散落的豆腐皮用手直接抓进一个发黑的编织袋内。旁边一名男子手拿一个上锈的剪刀,把从机器内加工出来的豆腐皮拉到另一边,将长条剪成短的,剪断的豆腐皮就直接被扔在了地上。   十几平方米的加工车间,工人在豆腐皮中间穿来穿去,脚直接踩到豆腐皮上。   听说上一个加工点豆腐皮都冻了,加工点老板笑着说,那是他们家亲戚开的,如果不想要那样的,他们这里可以细加工。用来加工细丝的机器上面沾满了污渍,在地上的一个满是灰尘的澡盆里,装了加工好的豆腐皮丝,没有任何遮挡。   记者随后来到第三家加工点,这里的情况与前两家加工点的情况基本相同。   爆料   豆腐皮用来制作“串串香”   据加工点老板讲,他们这里生产的豆腐皮基本上送往农贸市场、饭店里拌凉菜的摊床,或者麻辣烫店。   在记者与老板讨价还价的过程中,不时有人到加工点里来取货。   有一名年轻小伙子进门,“快,赶紧给我两件,着急用!”小伙子推着两塑料袋豆腐皮出门,记者悄悄地跟在后面。   “你这豆腐皮都用来做什么啊?”“你是干啥的?”“我也想买点,但是担心他家货质量不行,跟你打听打听!”小伙子消除了戒心,“还不错,我们都用了一年了,就是在路边整个小摊,串串香,豆腐皮还挺畅销的,一天能卖个几百串!”拉开一辆面包车的车门,小伙子把两袋子豆腐皮运上车。   检查   发现“落日黄”和“柠檬黄”   11月19日,记者将情况向长春市工商局光复路分局和长春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宽城分局举报,执法人员迅速出动。   当记者和执法人员再次来到加工点时,屋内生产仍在继续,地面上堆放着大量的加工完毕还没来得及包装的豆腐皮。当执法人员关闭机器的瞬间,生产出来的最后一点豆腐皮竟然是黑色的,仔细观察,这些豆腐皮上沾着的都是机器里边的灰尘和油污。   在搅拌豆粕粉末的槽子旁边,记者发现了开封的“落日黄”和“柠檬黄”色素,但是老板怎么也不承认这是往豆粕粉末里添加的,“我们怎么可能用这个东西!”“那是干什么用的?”记者问。老板支支吾吾答不出来,最后指着地上的小狗说:“是给它洗澡用的!”   意外   加工点女老板上前与记者抢账本   记者在旁边的小桌子上发现了一个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地记载着出货记录。见记者拿起笔记本,待在一旁的加工点女老板突然冲上前去,抢夺笔记本,“你看这个干啥,我练字用的,快还给我!”工商执法人员马上上前劝阻,将账本带回,以备进一步调查。   在账本上,记者发现,老板不记录送货位置,只是记录送货人名称。加工点每日的出货量大约在千斤左右。这时,加工点电话响起,工商执法人员拿起电话。“赶紧给我送20件豆腐皮,我这急用!”听出电话这端不对劲,对方马上挂断了电话。   当查处到第三家加工点时,机器停止运转了,面对执法人员,老板的说法是“我们今天没生产。”“这机器怎么还烫手呢?”执法人员问。“烧水喝!”老板说。“三台机器都开着,你一天得喝多少壶水!”执法人员说。   执法人员:有健康证吗?   老板:没有,我们才从安徽来的。   执法人员:你这不是合法经营,应该到相关部门办理手续后才能生产销售。   老板:我这都是合法经营的。   记者提及加工点卫生条件恶劣,女老板的回答让人哭笑不得,“我们自己还吃呢,咋不能吃呢,回家都得用水洗,没啥。”女老板抓起豆腐皮放在嘴里嚼,“你看,我们不也这么吃吗?”   长春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宽城分局执法人员对这三家非法经营的豆腐皮加工点依法查封,并下达了责令整改通知书,要求他们近期到质监局接受进一步的调查。   工商部门   今后加大对非法出租屋的打击力度   工商执法人员说,这处配货站管理非常混乱,相关部门曾经多次对这里联合执法,但是收效不大。今后工商部门将加大对非法出租屋的打击力度,把空厂房、旧仓库、闲置房屋等出租给食品“黑作坊”,并造成危害人体健康、威胁公共安全等严重后果的,房东将被处以罚款。   算账   每天可获利近千元   记者给加工点算了这样一笔账,豆粕是以每公斤3.8元购进的,1公斤的豆粕可以产出2公斤的豆腐皮,1公斤豆腐皮的销售价格在5元左右,利润大概在3元左右,他们每天可以生产500公斤左右,除去水电人工运输等费用,每天可获利近千元。   豆腐皮应该怎么做?长春市某大型酒店大厨郭师傅说,一般每50公斤黄豆,才能加工22公斤豆腐皮。把当年产的黄豆,拣去砂、土等杂质,用水淘洗干净。淘过的黄豆,用粉碎机粉碎,再用清水洗一至两遍,捞去豆皮,放进25℃的温水中,浸泡4小时左右,直至能用手指将豆瓣捻碎。再用磨浆机磨细,边磨边加水。加水量为黄豆重量的4倍,一般可磨两遍,加水磨细的黄豆浆通过分离机分开豆渣和豆浆,将滤过的豆浆用蒸汽煮热,倒入平底锅内。加热约3~5分钟后,豆浆表面开始结皮,待皮出现小皱纹时,即可将皮取出。 本报记者 文直 文/图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